科技行者

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

知识库

知识库 安全导航

至顶网存储频道盘点存储2016:3D XPoint从炒作到落地

盘点存储2016:3D XPoint从炒作到落地

  • 扫一扫
    分享文章到微信

  • 扫一扫
   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至顶头条

2016年存储业界我们看到本地SAN/文件阵列遭遇到了公有云与超融合、软件定义存储的双面夹击。经典的双控制器磁盘阵列采用混合配置来保存主数据,但是全闪存阵列也采用这种方法,所以混合也变成了全闪存。

来源:ZD至顶网存储频道 2017年1月10日

关键字: 3D XPoint 回顾

  • 评论
  • 分享微博
  • 分享邮件

2016年存储业界我们看到本地SAN/文件阵列遭遇到了公有云与超融合、软件定义存储的双面夹击。

 盘点存储2016:3D XPoint从炒作到落地

经典的双控制器磁盘阵列采用混合配置来保存主数据,但是全闪存阵列也采用这种方法,所以混合也变成了全闪存。高端单一阵列方面,新兴公司Infinidat迅速崛起,通过自己的低成本、高可用的Infinidat阵列争夺市场份额。

二级数据被越来越多地保存在对象存储中,而对象存储本身也越来越多地把S3作为首选接口,这让主流磁盘阵列和混合阵列保存的本地数据越来越少。

公有云的增长不可阻挡,AWS占绝领先,其次是Azure和Google,然后是Oracle和IBM——唯一抱有公有云野心的本地存储提供商。451 Research预测,未来两年公有云存储开支将翻一番——NetApp、HPE和IBM的厂商排名不断下滑,AWS和微软Azure不断攀升。

超融合基础设施是一个存储热点,Nutanix成功IPO,强势引领该市场。思科、Dell EMC、联想和HPE都在超融合产品方面有所动作,这种服务器、存储和网络捆绑销售呈现爆炸式增长。

大量产品涌现

其中值得关注的一些产品包括:

- Dell EMC的DSSD部门宣布推出NVME访问和采用NVME驱动器的D5阵列

- Dell EMC重新设计了VNX和VNXe阵列,形成Unity产品线

- Dell EMC推出了全闪存的Isilon横向扩展阵列

- 思科推出了HYPERFLEX超融合系统,推出了存储服务器版本的UCS产品线

- Primary Data开始出货DataSphere存储孤岛融合的产品

- SpectraLogic宣布推出全球最大的磁带库——TFinity ExaScale,1EB容量,支持LTO、IBM和Oracle格式

- Amazon涉足物理存储领域,Snowball 80TB硬盘驱动器机柜可以从客户数据中心迁移到公有云,100PB Snowmobile货车可以出货容器存储

一个值得注意的事件是Dell EMC的融合系统业务部门决定vBlock继续采用思科UCS服务器而不是更换为戴尔PowerEdge服务器。

最有意思的初创公司是Brian Ignomirello的Symbolic IO,这家公司宣称他们的技术运行数据库查询的速度是其他系统的60倍还多——甚至是采用XPoint的系统——通过不同的编码保存数据和处理数据方式。Micron闪存存储高管Rob Peglar在2016年加入Symbolic IO公司担任首席技术官,让这家公司拥有了更多的可信度。

收购

Dell以670亿美元收购EMC是一个大事件,存储业界的传奇人物乔图斯退休了,David Goulden带领的EMC信息基础设施业务部门变成Dell EMC服务器、存储和网络部门。Michael Dell现在成了一个创业IT巨头,与比尔盖茨、乔布斯和埃里森齐名。

Load Dynamix和Virtual Instruments在后者遇到收入增长问题之后合并。Load Dynamix投资方为最终合并Virtual Instruments提供额外的2000万美元。新公司认为他们能够(通过Virtual Instruments技术)获得生产工作负载配置,并且在测试实验室(Load Dynamix技术)重新进行,这家加速找出问题并解决问题。

接下来11月Virtual Instruments收购了混合云和虚拟化性能管理技术提供商Xangati。

IBM收购对象存储提供商Cleversafe,将其软件放入IBM公有云,在对象存储市场赢得第一的位置。

Nutanix收购了VMware内存缓存提供商PernixData,据说收购价格让Pernix风投方大赚了一笔。

磁盘驱动器制造商WDC收购了SanDisk,获得了它的闪存技术和产品。

超融合基础设施一体机(HCIA)厂商GridStore收购了DCHQ,重命名为HyperGrid,现在提供超融合技术即服务(HCIaaS)。除此之外,DCHQ技术实现了现有传统应用的容器化。

HCIA厂商Pivot 3收购了Nexgen具有QoS技术的闪存阵列业务。

Cavium在6月收购了HBA和厂商QLogic,开始在NVMe over Fibre Channel领域发出声音。

存储和以太网网络提供商Brocade在4月以15亿美元收购Ruckus Wireless,希望获得新的增长渠道。当Broadcom在11月以59亿美元收购Brocade的时候这个增长渠道又被搁置了。

这标志着三大独立存储网络提供商的终结:Brocade、Emulex和QLogic。所有这三家厂商都被更大、业务基础更广泛的厂商收购。光纤通道SAN市场本身还没有达到足以支持这三家厂商。

消亡

全闪存阵列先锋Violin Memory连受打击,持续几个季度亏损、股票反向分割、受到纽约股票交易所的警告、最终在12月申请Chapter 11破产。

年度错误风投奖发给Pequod Capital的总裁Art Sanberg,该公司在6月以530万美元收购了Violin股份,当时的加以价格是0.62美元,也就是成本330万美元。现在Violin破产后,股票价格跌至0.0462美元,也就是价值24.5万美元,亏损近300万美元。

闪存和存储提供商X-IO在5月关闭了Colorado Springs的制造厂并遣散了员工。还有一丝希望他们的技术特别是NVMe Axellion技术也许能找到归宿。X-IO从来没有取得其财力支持方希捷和VC公司Oak Capital所期待的成功。

Crossroads将自己一直亏损的归档产品出售给加拿大的StrongBox Data Solutions,现在专注于专利许可。

昆腾在6月关闭了Symform同步和共享业务。

另外一个非消亡事件是XtremIO,关于全闪存VMAX的降级传闻被否认了,此外XtremIO新增的文件存储能力将在年底公布。

在CEO层面上:

- 专注于Hyper-V的超融合系统厂商Gridstore公司首席执行官George Symons离职,总裁Nariman Teymourian最终取代了他

- 云存储网关提供商Panzura的首席执行官从Randy Chou变更为Patrick Harr。现在Chou是云安全即服务初创公司Nubeva的共同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

- Mangstor首席执行官Trevor Smith被Craig Gilmore取代,他没有存储技术方面的经验,但前CEO Trevor Smith也没有

- Qumulo首席执行官、共同创始人Peter Godman转换为首席技术官的角色,Bill Richter为新任首席执行官和总裁

- Veeam共同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Ratmir Timoshev卸任,William Largent接手

退出和分手

EMC在被EMC收购之前出售了自己的内容管理业务也就是Documentum。希望新主人可以给表现不佳的各种业务注入新活力。

赛门铁克将Veritas出售给Carlyle Group,结果众所周知:在收购了Veritas之后没能成功整合Veritas存储产品和安全业务,存储和赛门铁克的安全业务之间也没有协同。

Clinton Group卖掉了Imation存储业务,把投资业务也抛在身后。后来在12月,Imation将Nexsan卖给私募股权,收购Memorex。在拥有积极主动的所有权和新任高管的领导下,以及Nexsan在2017年会实现增长。

联盟

1月,HPE向对象存储厂商Scality投资1000万美元。

思科投资超融合系统软件初创公司Springpath,然后推出了采用Springpath技术的Hyperflex超融合一体机,开始大举进军HCIA市场。

联想与Juniper达成联盟,构建融合、超融合和超大规模数据中心基础设施产品。此外联想还有众多HCIA厂商都有合作关系:Nutanix、Pivot3、SimpliVity、Atlantis和Maxta。联想与Nexenta合作,这样它的服务器就可以运行NexentaStor软件,此外与Nimble Storage及其阵列合作。

Pure Storage和Cohesity达成协议,Cohesity提供融合的二级存储,为Pure的主存储闪存阵列提供支撑。

SanDisk与Red Hat达成联盟,这样Red Hat的Ceph就可以运行SanDisk的InfiniFlash闪存系统。到目前为止,与Nexenta和Tegile有销售协议的InfiniFlash还没有给市场带来太大震动。

风险投资

2016年存储风险投资的钱都去了哪里?

- 对象存储、S3合规布道者在D轮融资中获得4130万美元

- 安全和文件共享云存储网关提供商CTERA在E轮融资中获得2500万美元

- Datera融资4000万美元

- Datrium在C轮融资中获得5500万美元

- NVDIMM提供商Diablo Technologies在C轮融资中获得3700万美元,并且有了新的CEO

- DriveScale在A轮融资中获得1500万美元

- 端点保护和文件共享厂商Druva在E轮融资中获得5100万美元

- NVME阵列初创公司E8在B轮融资中获得1200万美元

- 全闪存阵列软件开发商Elastifile在B轮融资中获得3500万美元,其中包括思科的投资

- Gridgain在B轮融资中获得1500万美元

- 超融合一体机提供商Gridstore在C轮融资中获得1900万美元

- NVMe阵列初创公司Mangstor在C轮融资中获得500万美元;对于一家硬件/软件厂商来说,这一轮融资的规模比较小

- 碳纳米管内存初创公司Nantero在F轮中获得2100万美元,产品化花了很长时间

- 云存储网关和数据服务提供商Nasuni在E轮融资中获得1750万美元,外加750万美元的风险债务融资

- 闪存耐用性技术初创公司NVMdurance在A轮融资中获得223万美元

- NVMe阵列初创公司Pavilion Data Systems在A轮融资中获得1500万美元

- HCIA和闪存阵列初创公司Pivot3在G轮融资中获得5460万美元,其中包括银行融资

- 横向扩展阵列初创公司Qumulo在C轮融资中获得3250万美元

- 二级数据孤岛融合和数据保护厂商Rubrik在C轮容重获得6100万美元

- Hadoop和RDMS容器提供商Splice Machine在C轮融资中获得900万美元

- Velostrata在B轮融资中获得1750万美元

- 软件复制厂商Zerto在E轮融资中获得7000万美元

这个榜单的总金额是5.8167亿美元,我们知道这笔资金被用于初创公司和IPO之前的存储公司。今年的金额并不算大,2013年的时候大约是18亿美元,2014年超过30亿美元,2015年也有18亿美元,今年已经是大幅减少了。

我们认为存储初创公司的黄金时代将在9月终结。

IPO

Nutanix在9月进行了IPO,并已经被认为是很成功的。Nutanix的开盘价是26美元,现在交易价为26.86美元,这对IPO来说是很成功的。Pure Storage在2016年10月进行IPO,开盘价为17美元,现在交易价是11.15美元,与Nutanix差远了。

磁阻RAM初创公司Everspin在9月启动IPO。MRAM是一种专有的XPoint级非易失性内存,并没有潜在的应用或者营销驱动力。Eversp在10月的IPO股价为9.1美元,现在是7.84美元,10月底低点为6.33美元。

技术开发

全闪存阵列步入主流,所有老牌厂商要么推出了全新设计的闪存阵列(EMC DSSD、HDS A系列),要么将现有阵列改装了SSD或者闪存模块。

Nimble Storage完成了全闪存阵列的试水,成功推出了产品。NetApp的全闪存FAS倍受欢迎。Pure Storage是目前为止唯一一家IPO的全闪存阵列初创公司,并且仍然是前四大全闪存阵列提供商,它在3月公布了第二个主要的产品线,推出的FlashBlade机架系统,采用专有的存储刀片,保存非结构化数据。成功的2016年只是受到了Dell EMC关于知识产权的轻微损害。

Nimble Storage

有趣的是,东芝在8月宣布推出FlashBlade的竞品FlashMatrix。这是一款基于Atom CPU的、实时的、横向扩展的、计算外加闪存的分析引擎。东芝目前还没有透露这款产品将何时进入市场(也就是渠道),也没有定价或者供货信息。

NVMe-over-Fabrics具有绕过服务器存储堆栈的RDMA技术,对于本地阵列接入来说是最后一个重大技术开发。很多初创公司专注于这个领域,例如Apeiron、E8、Excelero、Mangstor以及Pavilion Data Systems。几乎所有老牌厂商都说他们会支持这项技术,包括HPE和NetApp,以及新兴厂商例如Kaminario、Tegile和Pure Storage。Dell EMC的DSSD部门推出了D5 NVMe over Fabrics阵列。光纤通道HBA提供商表示,他们会支持NVMe over Fibre Channel,给装机群提供升级路径。

服务器操作系统和应用需要过渡到NVMeoF,并且到了2017年这个过渡的动力会有所增强。

SSD密度增加的3D NAND也成为主流,一方面是WD(也就是SanDisk)和东芝,另一方面是英特尔和Micron,紧跟三星领先且正在出货的产品。英特尔在3月公布了自己的3D NAND SSD。SK Hynix也出货了48层3D NAND产品,并且正在开发72层技术。东芝和其他厂商开始越来越多地谈论QLC(4bits/cell)闪存技术作为可能负担得起的固态归档介质,它比较低的写入耐用性就不那么重要了。东芝在2016年的闪存峰会上向参会者介绍了100TB QLC SSD的想法。

甚至中国都有了进入3D NAND制造领域的计划,但在试图收购Micron、投资WD的时候遭遇阻碍。

DataCore凭借自己的并行IO软件在SPC-1基准测试中占据统治地位,低于50000美元的DataCore x86服务器逼近100万美元的大型存储阵列,显示存储阵列IO等待在IO堆栈处理达到CPU瓶颈的时候有较大的CPU等待组件。Oracle SVP Chuck Hollis表示,SPC-1基准测试和DataCore的技术与实际IT是无关的。DataCore总裁说,他这么说只是因为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。

后来者希捷最终在1月进入了充氦气驱动器领域,推出了一款7盘片的10TB磁盘,当时希捷称将会在2016年出货12TB充氦气驱动器用于测试,14TB也列入路线图中。

第三家磁盘驱动器提供商东芝并没有推出充氦气驱动器技术,在容量方面有些落后了。不过,这种驱动器有可能会在2018年推出,如果东芝能够能够走出美国Westinghouse核电站项目的数十亿美元的阴影的话,不需要重新规划磁盘驱动器投资计划,或者出售磁盘驱动器业务。

希捷表示,全新的热辅助磁记录(HAMR)驱动器将在2017年出现,HAMR取代垂直磁记录技术。最初是16TB吗?Infinidat的20TB磁盘驱动器已经提上日程了。

为了展示自己的实力,希捷用闪存填充了3.5英寸驱动器,从而诞生了一款60TB的展示用SSD。这是一个惊人的想法,但是成本令人望而却步,任何其他SSD制造商也能轻易做到相同的事情,基本上类似于面保存技术,因为希捷在闪存方面竞争的是容量,它还需要做更多。有传闻说希捷会与SK Hynix的合作,但是目前两家公司都还没有公开做任何表示。

我们认为,如果希捷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teve Luczo不采取适当的闪存战略,那么芯片供应合作伙伴关系就岌岌可危了。

而且,希捷基于以太网的、具有对象存储能力的Kinetic磁盘驱动器并没有引发大的震动,Igneous和OpenIO则拒绝了希捷的技术,推出了他们自己的产品,将基于ARM的微服务器配置3.5英寸磁盘驱动器,我们会关注今年他们怎么做。

对象存储在今年得到稳步发展,HPE投资Scality,戴尔更新了与Scality的OEM交易,WD HGST推出了新的14PB归档阵列。Dell收购了EMC,拥有自主开发的对象存储技术,以应对Scality的RING,2017年可能会看到一些震动。

不过对Nutanix的OEM交易来说,客户需求水平可能会成为救命稻草——或者正好相反。

在2015年年底收购了Cleversafe之后,IBM登顶IDC的对象存储榜单。该软件被用于IBM的公有云中,再加上FlashSystem成为IBM在2016年的一个亮点,而这一年中,IBM存储硬件收入不断下滑。不过,IBM确实找了一位新的高管来负责存储业务,Ed Walsh可能会在2017年带来一些明显的变化。

超融合基础设施是2016年最热门的话题,Nutanix的IPO就是其中之一。Dell EMC的VSAN、ScaleIO和VxRail/VxRack是第二大厂商,迫使Chad Sakac负责的每个业务都要赶超Nutanix。但是目前还没有做到这一点,的确,合并的Dell EMC应该OEM Nutanix的XC系统;客户需求就是这么重要。

HPE在3月发布了Gen 2超融合产品,在12月发布了更新的(Gen 3?)HC 250和HC 380系统。SimpliVity在4月增加了对Hyper-V的支持。甚至NetApp也开始谈及他们正在开发中的超融合系统了。

HPE正在给服务器准备增强的、持久内存能力,一方面是Machine开发技术,另一方面是非易失性闪存和XPoint或者ReRAM组件。HPE在3月推出的ProLiant服务器采用故障保护的Micron闪存DIMM,11月HPE在一次客户大会上大肆宣传Machine项目。HPE的Memristor技术似乎已经遥遥无期,特别是HPE Labs的老板和Memristor布道者Martin Fink要退休了,HPE与SanDisk签订了围绕ReRAM的合作协议。

我们认为,闪存DIMM仍然是一项早期技术,没有很好的服务器IEM例如Diablo Technology。我们认为,非易失性DIMM将是一项以XPoint驱动的技术,而不是以闪存为驱动。

今年推出速度更快的32Gbps光纤通道,速度是16Gbps光纤通道的一倍,但其影响被采用RDMA技术实现更高速阵列、以及采用虚拟SAN的超融合系统日益崛起所遮盖了。

整容器存储的技术蓬勃发展,例如NexentaEdge为无状态Docker容器提供存储。Portworx为容器提供持久存储,还有StorageOS和Hedvig。但是总的来说,用于容器的存储仍然是一项早期技术,还没有明确的赢家。

不得不说,3D XPoint这一年很糟糕,英特尔继续否认3D XPoint是相变内存(PCM)的变体,一年前有一些性能数据显示它要比闪存块1000倍。英特尔试图绕过这个陷阱,说它谈的是原始介质速度,已经设定了的性能,密度和耐用性这么搞,最初的营销手段现在看起来有点歇斯底里,相当的不准确或者不精确。

不管什么原因,NVMe驱动器现在看起来不过是渲染ReRAM或者PCM驱动器是无用的,XPoint DIMM——如果使用DRAM缓存像是闪存DIMM那样的话——就不会在性能方面远远领先闪存DIMM。我们今年将会看到实实在在的产品,而且会看得更清楚,不过到目前为止,XPoint还只是营销炒作,英特尔及其合作伙伴Micron必须展示他们的Optane和QuantX产品是值得炒作的。

Parallel IO借助DataCore和Data Domain得到了推广。Bridgeworks通过在复制(例如NetApp SnapMirror)时使用TCP/IP来大幅缩短传输时间来推广TCP/IP网络并行技术。

最后

备份软件提供商Veeam在2016年表现出色,收入猛增。Barracuda和CommVault满足了客户对基于公有云的数据保护以及一体机的需求,因此收入开始复苏。HPC存储提供商Panasas表现平平,有多位高管离职。Teradata也遇到了一些问题。

Tegile在2月进行了裁员,还有Atlantis和Data Gravity;Paula Long的初创公司遭遇严重财务压力。今年年底,NetApp裁员数百人,作为其增长计划的一部分。Veritas在12月也进行了裁员。

本地SAN/文件系统正处于针对主数据的全闪存转型期,厂商收入增长主要是从其他厂商那里夺取份额,而不是新业务收入,主要是通过更好的分析、更快的闪存和更好的混合云支持做到的。

HCIA厂商、二级存储孤岛融合的厂商、纯存储软件提供商、云存储网关文件共享和保护提供商、对象存储提供商都把传统的本地SAN/文件阵列看看作是可以被颠覆的、庞大笨重且复杂的系统。

但是对于SAN和文件系统提供商来说还是有希望的,生存的关键是征服超融合基础设施和公有云。

产品是越来越丰富,借力全闪存和横向扩展技术、NVMe驱动器、更好的QoS和分析、对象存储接入、公有云后端访问,可以提供好于公有云存储的体验,同时也打败HCIA部署。从规模上看,共享存储是比超融合存储更好的选择,只要HCIA厂商被这种观念所困扰,那么现代SAN和文件系统就有机会。

但如果HCIA厂商展示出他们可以支持大规模部署,公有云提供商继续蓬勃发展的话,本地SAN/文件系统的前景就是暗淡了。明年这个时候我们再看看市场到底是如何发展的吧。

科技行者:每条内容都是头条的新闻客户端 扫码立即下载

    • 评论
    • 分享微博
    • 分享邮件
    邮件订阅

   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,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。

    往期文章
    最新文章
    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