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行者

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

知识库

知识库 安全导航

至顶网存储频道财报解读:HPE核心服务器和存储业务面临压力

财报解读:HPE核心服务器和存储业务面临压力

  • 扫一扫
    分享文章到微信

  • 扫一扫
   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至顶头条

HPE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,这家公司正在“节食”和“锻炼”,但是在服务器和存储市场正在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式——按照HPE首席执行官Meg Whiteman的话说,这将是新常态。 看看财报数据,以及财报电话会议上上的看法与观点,显示HPE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
作者:孙博 来源:ZD至顶网存储频道 【编译】 2016年11月25日

关键字:财报 HPE

HPE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,这家公司正在节食(削减成本)和锻炼(剥离或者并购交易),但是在服务器和存储市场正在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式——按照HPE首席执行官Meg Whiteman的话说,这将是新常态。

财报解读:HPE核心服务器和存储业务面临压力

看看财报数据,以及财报电话会议上上的看法与观点,显示HPE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
在该季度,HPE的服务器业务收入为35亿美元,同比下滑7%,环比增长5%。高性能计算(Apollo)和SGI服务器表现不错,超融合正在增长,其利润里也要高于核心的ISS(行业标准服务器),Synergy和关键任务系统也做的不错。

但是服务器业务受到了对核心ISS ProLiant机架式服务器严峻压力的影响,但对刀片服务器业务、低利润甚至是没有盈利的Cloudline服务器(针对云服务提供商及超大规模客户的服务器)影响甚微。

Meg Whiteman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谈及ISS业务时说:“其他服务器业务表现相当不错,我认为核心的ISS机架业务表现疲软有很多不同原因。其中之一是在渠道和定价方面,第二是向公有云的迁移。”

她还提到来自华为服务器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。

她的回答是:“我们需要通过改善渠道、改善报价来加强核心的ISS机架服务器业务,并且在批量售卖的ISS机架服务器方面更加专注在分销商以及VAR上。”

她认为,如果做到了这些方面ISS业务可以增长1%-2%,因为像存储这样有利润空间的设备是附加到这些服务器上的,因此HPE“将会在这项业务中获得利润”。

Cloudline

说道Cloudline,Whiteman提到了定价问题。“Cloudline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业务。如果做得适当,我们就可以从Cloudline中赚钱。但是我们必须确保每一单都要以一次性的交易来看待,想想未来的定价趋势会是怎样的?我通常会给团队说,听着,我们不想经常做讨价还价的买卖,亏损着卖东西有什么意义?”

她补充说:“销售在这些交易中并不扮演很重要的角色,销售获得潜在销售机会,然后就交给工程销售,所以相关的FSC要低一些。”

当Cloudline服务器卖给二级和三级客户——而不是一级客户——的时候利润空间就会更大一些。据Stifel MD Aaron Rakers透露,目前HPE的一级超大规模业务已经有一些收缩了。

超融合

尽管Whiteman说超融合业务表现不错,但是这项业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在Gartner的魔力象限中,HPE是超融合和集成系统的领导者,EMC排名第二,Nutanix第三。

Gartner的研究人员说:“HPE提供了多个融合、超融合、参考架构,以及各种设计的单点系统。但考虑到HPE是很多细分领域(包括刀片和机架服务器)中批量市场的领导者,所以它理应是这个市场中的领导者。”

因为Nutanix是一家纯超融合厂商,那么拥有HC 380超融合系统的HPE就不是超融合系统的领导者。Gartner研究人员指出,“HPE在HCIS方面起步相对较晚,相比其他老牌厂商,HPE经常缺席超融合的竞争评估。”

8月一份关于超融合系统的Forester Wave报告将HPE放在了第八位。Forester的研究人员表示:“HPE的产品还处于早期阶段,在HCI市场的定位应该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快速上升。”

在财报电话会中,HPE并没有提及任何关于超融合领域的收购或者并购消息。此前一直有传闻称HPE和SimpliVity可能会走到一起。

存储

在全闪存阵列业务方面,HPE 3PAR全闪存阵列的收入同比增长了100%,年运营率为7.5亿美元,相比之下,NetApp为10亿美元,Pure为6.31亿美元。在我们看到,Dell-EMC领跑该市场,其次是NetApp,然后是HPE,Pure位列第四。

Whiteman说:“全闪存现在在我们的3PAR产品组合中占比50%,有意思的是,在数据中心占比仅为10%。所以我们看到我们的全闪存业务有很大的成长空间。而且我们正在推出新的重复数据删除技术,会进一步提升全闪存阵列,因为我们的产品组合中是有一个空白的。”

将HPE与其他全闪存阵列提供商相比,我们看到Dell-EMC有5款全闪存阵列产品:XtremIO、DSSD、全闪存的VMAX以及Unity,以及一款全闪存的Isilon产品。NetApp有3款:EF系列、SolidFire以及全闪存的FAS。Pure有FlashArray,并且正在研发FlashBlade。HPE只有一款全闪存的3PAR产品。这看起来不足以覆盖正在日益增加的全闪存阵列使用实例,例如高速分析、横向扩展云服务配置以及文件访问。

HPE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。这反映了HPE一种观点,HPE有大量服务器产品,相对较少的成功的存储产品。从过往来看,HPE的服务器和存储业务是走不同的发展道路,但都是在Antonio Neri的企业级系统部门下,应该减少任何业务之间的分离。

超额的现金

Rakers认为“HPE有50多亿美元的超额现金”,他想知道“在健康的超额净运营现金的情况下下一步会怎么做”。在他看来,并购和收购战略是一个关键重点。Meg Whiteman将会怎么用这笔超额现金?她的下一步是“战略性/专注于增长的收购(安全、网络、存储……)吗?或者是通过股利和股份回购增加资本回报?”

如果收购SimpliVity的传闻是真的,那么50亿美元中的一部分已经有了计划。要是HPE认为通过扩充HC380产品线以及Synergy就可以在超融合领域实现快速增长的话,那么就不会收购SimpliVity。HPE是否会从SimpliVity那里获得比HC380以及内部开发的Synergy产品更多的协同效应吗?这是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邮件订阅

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,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。

重磅专题
最新文章